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a8体育

时间:2020-02-26 01:35:56 作者:-欢迎您! 浏览量:42194

AG非凡同享💰【6ag.shop】💰a8体育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见下图

a8体育 相关图片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如下图

a8体育 相关图片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如下图

a8体育 相关图片 第1张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如下图

a8体育 相关图片 第2张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见下图

a8体育 相关图片 第3张

a8体育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a8体育 相关图片 第4张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a8体育 相关图片 第5张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a8体育 相关图片 第6张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a8体育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1.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2.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3.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4.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a8体育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全讯网导航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金沙大赌场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

百家优博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bet007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

美高美

杂记 乙未正月初二至四月二十....

相关资讯
a8体育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

水晶宫国际

乙未午妻飯 延子院中眷風也 時雨稍微 橫竹荒木映如千珠 雞犬相湯服似膠凌 予履磺泥 宕與後山 曠風草動狀 階沙流井 負懷者 斜松碎伏 遠者 天蒸弋睛 先時千山咸為一黛 猶生鳴鶴乎 乃歇浣池 復見搗衣之漿 解魚之腥 懸子謂耳 美目者不足惜 適樂者不戴掛也 反土歸廬 炊火直焉 乙未正月初二

乙未正月初四午 赴飯家舅 進絮語 拭穢院後 武碎瓦 目先宅  適見隱紋於磚苔 帶若章記 研乃窯工手印也 酒間徵以少長 皆無知 或以遊戲呼和 吁 鄉黨無畏 斯身所聞 無過賢賢易色一流 然今寡解 焉咎學誤乎 吾輩憐貨 無如湮滅耳 乙未正月初四

乙未正月初六 夜食黃麂 吞徽漿 赤容而出 院中山風霢霂 沈問自何來乎 一二三而神魂無應 惟旁捨霓籠高懸 遠道御燈飛撲 鳥翅歸林 休雞群宿 犬無語 而吠廬中 乃知酒泉相安耳 予佇長期 山色澄矣 乙未正月初六

蓋山沖之玄乃其徵微也 猶獵歸見東隅之微染 漁暮過扶桑之鳴鳶 尋月不意梨動 聞笛無扶夜欄 雖門前馬疾 何若春風浣燕 晚鐘長夜 豈如星火應雪 唯彼山鄉之觀 市民難解也 予業勉悠 爰據清樸 雖涎貨色 使此靜態 一概可非耳 乙未正月廿二

乙未正月廿四 事之香港 時春夏轉機 花塗郊野 頓於皇后街 夜共查翁游於蘭桂坊 旺角 廟街  延盡市俗 繁華昔肩於長安 若其方言 衣式 酒肆耳 然其狹也極 吾等以北話揖點弱冠者 白眼口嗤三一 则聞於長者必禮遇 吁 金碧落盡 相煎值乎 乙未正月廿五

乙未二月初五酉戌 城北黍湯 公私二三子 空梁清談 四五言盡 五六言生 間外遠明也 別之如初 猶有意存 乃白牆香腳 江縧月魄也 爰寒至 疾歸 過夜肆 接同黔首 乙未二月初五

乙未二月十三蚤晏 訪故友臨安城下並應卯望君之差 申畢 驅車孤山衙窟觀賓虹捐跡 途經和煦 輿夫興起 然每言止於行囊 予度其觀 無過天清柳穩 亭踮湖心已 爰別階外 造之壁寂 百武顧盼 間所念者 乃杏鳥風花也 櫓提金塔也 然今皆同靈台異物 予好亦非耶 頓出 捉景岸下 恰遠飛夕斜 行人細暖 忽若絲雪天河  之杯話哉 乙未二月十三志於孤山

乙未二月廿三夜 赴僚宴溫觥 賢淑狷狂 杜有修楔之風 惟文士異物 酒易文章 若予吞漿隨性 盡言不知矣 及畢酩歸 羞心不已 曩光之懵 莫非伯陽公謂多言守中者乎 翌日惠風 與妻孥興馬橋之野苑 韓湘水博園是也 造園者古橋廿五 壽木無數 觀池則魚有嬉 坐亭乃榭無爭 行人驚鴻比目 空閣虛美佇乘 交行其間 不知八面 然適忖渡 恰計韓湘橋頭 六合千帆順指而下 前刻所迷後隙皆悟 真我微哉 予訪舊園未能肩之 故志耳 乙未二月廿四夜

乙未二月廿八夜 俟妻歸夢 不寐 焚香䀒瞑於舍外 風寒不毛 歸作吃泥仙人圖 取零落耳 此刻沒膝四壁 蔽我寒暇 復觀前跡 猶感心猿東西 日有達照萬物之用 月顯擁賞孤寂之體 曩光驚動一如數窮已 乙未二月廿九戌刻

乙未三月初四 踐事城北 塗憩於市 過白雲觀 鑼曲納階 聞香而入 越三清殿乃知齋醮度亡也 所誦者三人咸陣對面之儀 操方言 疾唱十殿閻羅咒 其頌快不可解 梁下共肩者惟父女二人已 時跪於八面必求者也 余拾欄而出復至於鐘樓 忽見大廈蔽空而得一餘處 若伯陽翁謂空轂虛室之用 趣也 然務時不得志 斯歸 倚木而念哉 乙未三月初四戌於櫻木下

乙未三月初六 夏於午 集墟鬻冰者倍 過露香園路 蓋方為先顧苑之遺火也 然已具灰 不考片之吉羽 何料元達可以豫園乎 今巨賈貰囊假其世名 復造華邸 雖道伎慣常 信無心負之玄悠 彼之宗榭 豈以夷捨代乎 其側有宅百舊 居起盡徙 尋門偏入 只生自語與貓犬相和 探退之間更無食火可臭 余計闖入 奈門牖院首 或以鏈囚 或以泥封 不克睇之 遂興而退 忽聞惠風偷來 特香若桂 四顧不見 曩嘗賢友以花月為美 余此奇意 恐不得傳耳 故志之 乙未三月初六戌

乙未三月十三復就陵陽山中與妻奴和 七曜夏照 道塗蔥然 所見壠上田漢 草中拈婦 咸以暑令為資 爭諉若是 虞非快也 午閉 假寐柿下 天青似有退意 恍惚遠近皆淡一風 余乘池吹 懷白駒往叙之感 俯仰惠風可猶日乎 蓋群山清牛 時雨點蝶 皆翻身而去 不濕一袖一瓦一池也 志之 已未三月十三於陵陽草廬

乙未三月十七訪高士 塗有野僧散符交以肉好 光棍也 換肩慣余 使日權複誑之 然適千里清談 六根癡鈍 遽意納也 茲時僧慾討而不得言對 余斥亦不得 爾乃索符而退 自聞身末 余不得一言 然喜怒率於僧耳 設與真人 有別此乎 乙未三月十九夜 念之

乙未三月廿四夜 值歸 行塗燈火跌宕 野風天來 固案止而率倦也 丁此風林 丈履豈非歇乎 蓋人生快處 無如馬沾桃泥 垂拱平章然冠輿無謀又將何如 松石無依又將何如 余且無對 鼻息之間 唯月光應耳 乙未三月廿四 疲志

乙未三月廿八 告寧半日 沽酒市鋪 間嬉妻孥於游苑 子月二九 知樂泣 漸禮事  余雖以父父母母為節 然灰心力不及半妻 愧所不澄 土雲之精莫之母子乎 且又嘗聞骨肉野孤骨之事 天下之純莫之母子乎 道何往哉 乙未三月廿八申末

乙未四月初八 事一二同僚 評騭課行 時日起以駶檻而陰不前 東樹抑鬱似若唼喋 門捨更草斜比風緊 予望天而不見星塵 盤古長髮今在何處 疲焉 乙未四月初八夜志

乙未四月十六卯 雨擊若鼓 時光進曖 霖霔競換 松蕉唼喋 予假夢妻之洛水而身微動 白告幾覺 寐鐘復追 豈天青照我 滂沱在身乎 然所器皆樸指而別欲尋之 所觀皆幽漠而過欲洄之 所聞皆瀄汩而眺欲親之 所顧皆怊悵而念欲續之 謄此前後不知自然焉 恍然寤出 流雲跡也 乙未四月十六志於京滬高鐵

乙未四月十九巳午尋跡圓明園 懷疑也 時風穿柳推荷漫與舟去 高泉逆珠殃翻咸傾東來 予飢而坐欲文竪之 然將嘆匠人之傾而憾不克當歲之景 將瞋盜賊之惡而稀當歲之形 數提而滯 方覺廟堂嬉市 昔之今之 既童子攜走而平璋之禮焉復追矣 彼所盈盈之蕩鳥 喋喋之荷塘 誰非前龍踏雪可憐棟梁之彩靈乎 前後共諧也 乙未四月十九志於圓明園石柳之下

乙未四月二十未申 攜妻孥並內姊襟兄盡履於東濱堤厓觀海也 白日曬光 青雲高颮 千千百百 點點敦琢 妻白厥差倍於泰國之所聞 使其長徹水天則為一等 予哂揄之 反以減臭之一 次鐘濤 次無際 最末蕩色  何也 一貫者必聲味不欺人而視虛實耳 若以今人所謂碧澄冠之 豈不以晨冠暮袍僭人腹中也 笑哉 乙未四月廿一子夜沐志

....

热门资讯